<center id="6agkw"><wbr id="6agkw"></wbr></center> <noscript id="6agkw"></noscript>
<center id="6agkw"><tr id="6agkw"></tr></center>
<center id="6agkw"><wbr id="6agkw"></wbr></center>

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將走向何方?

 作者:白萬綱    2017-12-21     19

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將走向何方?


摘要:浙江、江蘇、上海三大核心力量的再創新將助推長三角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推進深度一體化

 

長三角深度一體化是中國模式的核心構成,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大支撐,是中國多點多極發展引擎驅動模式的核心。過去有三大引擎: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隨著珠三角躍遷為粵港澳大灣區,環渤海形成以京津冀為核心的上接東北亞,下連中原經濟區的新灣區+創新極(雄安)式發展,隨之而來的是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在中國經濟中的角色日益凸顯,長三角內接長江經濟帶,下牽杭州灣大灣區經濟及海峽西岸經濟區(溫州、衢州、麗水、福州、廈門、漳州、泉州、寧德、汕頭、潮州、梅州等浙閩粵21個城市),上連京津冀-環渤海經濟區,外接海上絲綢之路,可以說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從未像今天這么重要。

長三角深度一體化,深在何處?

第一層核心是上海,已逐步形成“4+1+1+1” (“4”經濟中心、貿易中心、金融中心、航運中心+“1”科創中心+“1”醫療中心+“1”自由貿易港)的大開放格局。

第二層核心是江浙滬,正在逐步走向江浙滬深度一體化。

第三層核心是之于江浙滬進一步帶動山東、河南、安徽、江西、福建等省,形成更為廣闊意義上的、更具深度帶動力的中國發展大箭頭。

對于長三角深度一體化,我們從以下幾個核心來進一步揭示其背后的力量。

1、長三角深度一體化重要核心參與者——浙江

浙江歷史上坐擁四大國家戰略:浙江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舟山群島新區、義烏國際貿易綜合改革試點、溫州金融綜合改革實驗區,再加上即將獲批的杭州灣大灣區戰略,可以說浙江在中國發展的重要性從未顯現的如此強烈和呼之欲出。在此基礎上,浙江以如椽巨筆驅動其舟山群島新區、大海洋經濟發展示范區探索創新驅動發展,區域經濟發展路徑創新發展,以及借力“鳳凰行動”計劃,以資產證券化大發力的深度,倒逼驅動各地產業化、創新化、新經濟增長點培育化。

可以說浙江作為長三角深度一體化的核心組成,已從配角位置、從屬位置搶占了同上海并行的優先破風位置。在杭州大灣區戰略引領之下,浙江不再是簡單的作為上海全球科技、金融、服務、貿易、經濟的客廳效應的被輻射者和轉接受惠者,而是突出自身在長三角都有優勢,突出舟山群島新區的海洋經濟驅動優勢,義務小商品集散中心的產業及貿易引擎優勢,溫州金改為核心的民間財富管理及浙江資產管理大整合優勢。以杭州灣大基建、大物流、大產業引發灣區經濟、科創經濟,形成浙江獨有的集結化發展新局面:商幫經濟+小狗經濟+省屬企業+央企引領+舟山群島新區+大宗商品交易+地市創新+全省金融力量集成+市值管理大通路,正應了習總所說的新時期要有新氣象更要有新作為,形成全國獨一無二的區域搶跑優勢,這種搶跑優勢因寧波—舟山港大整合得以強化,也因浙江海港集團對全省海港的一體化整合、機場集團對全省機場的一體化整合,以及浙江的高路,鐵路等基建優勢的大集成、物流設施層面得以更大的支撐與騰飛。

與此同時,匯聚了國家統一與區域經濟發展新需求的海西經濟區的強力崛起,必然引發海西經濟區的基建、民生、環保、產業、園區、港口、機場、鐵路、特色小鎮、城市的再建設再發展,必然構成浙江大集結化發展新局面的強有力的延伸和支撐。在此大背景下,寧波-舟山港下一步勢必要探索的自由港經濟、海洋經濟升級、舟山未來可能作為大宗商品期貨交易所的探索都在全面護航浙江新發展模式,同時,浙江作為世界級民間財富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副中心的探索,也將把浙江的發展置于更高層次,浙江金融產業的發展也會在“鳳凰行動”的催化之下熠熠生輝,可以說,此輪長三角深度一體化中浙江發力是一個重要的突破性因素。

此處簡述一下“鳳凰行動”計劃,此次計劃以推進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為核心,主要目標:經過4年(2017~2020年)努力,進一步鞏固提升浙江省在資本市場上的全國領先地位,建設金融強省,企業上市和并購重組工作促進經濟轉型升級成效顯著。

(1)上市及重點擬上市企業達到1000家

· 浙江爭取全省境內外上市公司達到700家、重點擬上市企業達到300家,實現上市公司數量倍增;

· 新三板掛牌企業達到1200家,浙江股權交易中心掛牌企業達到5000家;股份公司達到8000家;

· 通過資本市場融資累計達到2萬億元,全省直接融資占比35%以上,股權與債權融資均衡發展,融資結構不斷優化;

· 獲得資本市場服務的企業占全省規上企業數的12%以上;

· 5家上市公司以上的縣(市、區)數量達到40個以上,10家以上20個,20家以上10個;(以上“鳳凰行動”計劃來源:浙政發[2017]40號文件)

2、長三角深度一體化重要核心參與者——江蘇

江蘇,作為長三角深度一體化的又一重要核心組成部分,在長三角深度一體化中深度發力。

過去江蘇省區域發展戰略主要是“蘇南創新發展、蘇中特色發展、蘇北跨越發展”,將全省劃分為蘇南、蘇中、蘇北三個區域,三大區域共振發展,加強分類指導,推動產業梯度轉移??梢哉f這一戰略對當時的江蘇省發展效果顯著,但是隨著全國經濟的快速發展,蘇南、蘇中和蘇北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新臺階,原有的區域發展戰略已經無法按照地理梯隊發展。

新時代背景下,江蘇省需要重構發展格局,構筑江蘇省“1+3”新的重點功能區戰略,李強書記將“1+3”功能區闡述為:所謂的“1”,指的是揚子江城市群,包括江蘇南京、鎮江、常州、無錫、蘇州、揚州、泰州、南通沿江八市在內,作為全省經濟發展的主要發動機。所謂的“3”,一是江淮生態經濟區,包括淮安、宿遷2個設區市和里下河地區的5個縣(市),重在展現生態價值、生態優勢和生態競爭力;二是由沿海三市組成的沿海經濟帶,這是江蘇省最大的潛在增長極;三是把徐州建設成為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拓展江蘇發展的縱深。

總的來說,江蘇沿海開發戰略、蘇南現代化建設示范區戰略、蘇南自主創新示范區戰略、江淮生態區戰略、揚子江城市帶戰略、南京區域航運中心戰略,這六大戰略(有些正在獲批過程中)均與江蘇經濟建設緊密相關,從而形成了國家戰略在江蘇的密集疊加,為江蘇帶來了一個重大戰略機遇期。

在此基礎上江蘇進一步提出打造強空港、強海港、強鐵路,發揮南京首位城市的帶動作用,把南京對整個江蘇的帶動引領作用凸顯出來,把空港、海港、鐵路對江蘇的貿易優勢帶動出來,把海港對于江蘇的自貿區的優勢帶動出來,把江蘇與上海的互動優勢帶動出來,把空港為核心的江蘇開放優勢帶動作用出來,這是江蘇現階段的重大創新。

可以說,江蘇的南京-蘇錫常發展引擎帶為產業核心,沿海經濟區為經貿發展帶,揚子江城市群為城市化及現代服務落地載體,以創新驅動的核心方法論,以彎道超車為導向,牢牢抓住創新產業打造上:科技對接+央企對接+產研院+基金+園區+產學研合作+龍頭企業的這一主軸,把對接上海,聯動山東,安徽作為資源獲取、機會獲取、市場獲取的大平臺,從而形成江蘇特有的多層次、多維度、多平臺發展模式,比之于浙江的大集結式發展,江蘇的三多發展模式具有尤其開放、界面友好、融合性好的特征。

3、長三角深度一體化核心力量——上海

基于江蘇與浙江現階段的區位優勢創新,基于原有稟賦的升華型創新,全方位尋找內生力量,并將內生力量進行結構性組合的創新,進一步推動和強化了上海在長三角深度一體化中的核心力量。繼上海之前已有的四大中心——國際經濟、貿易、金融、航運后,進一步強化了作為世界級科創中心的力量,以世界級科創中心這一建設目標對原有的四大中心進行了升華和統籌。在此基礎上,上海進一步打造世界級醫療中心,以民生和深度城市化服務功能進一步提升上海在世界科技、金融、貿易、現代服務、產業等要素獲取過程中的優先位置。

通過上述六大中心的建設,推動上海作為長三角一體化中的突出位置和箭頭位置,進一步帶動長三角深度發展,在此基礎上,上海此輪自由貿易港建設將進一步把上海的六個中心建設升華到一個前所未有乃至進入到無人區的突顯位置。

自由港的本質是一個高輻射力、高資源囊括力的世界級航運樞紐(世界級海港及航運服務產業+世界級樞紐機場)為核心的,在亞太經濟中扮演高便捷、高能力、高集成度、高服務配套性、高商務優勢、高相關企業及設施集成的物流中心、貿易中心、金融中心、航運服務中心、區域大宗商品期貨現貨交易及交割中心,以及在此基礎之上的現代服務業高密度集成,相關產業及轉口貿易(含儲運、分級、組裝、改裝、拆解、重新組裝為核心的輕加工),這就要求這個港口+機場+自由港制度創新要在理念、開放、能力、設施、創新、友好、便利的綜合集成上要超過新加坡、香港、迪拜,更不要說釜山、高雄,這個綜合集成不是單打冠軍的概念,而是全能賽冠軍,鐵人三項賽冠軍。

此輪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將會進一步融合上海機場與江浙滬皖贛晉的機場整合、港口整合、鐵路整合,尤其是高鐵與輕軌整合,以及高速公路整合、自貿區整合、經開區整合、高新區整合、交易所整合、大學與科研機構整合,龍頭企業整合。長遠來看,此輪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勢必會依托下有杭州灣大灣區,上有渤海灣大灣區,內有長江經濟帶以及長江上游、中游城市群,外接海上絲綢之路的宏大集成力量,迸發出超灣區經濟,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這種超灣區經濟推動灣區經濟發展更進一步創新,即更大幅度、更大層次、更多維度發展力量形成中國發展制度的又一創新。如果說雄安新區是一種靜態的區域意義上的千年大計,那么可以說此輪長三角深度一體化是動態、開放、發展的、進取意義上的千年大計,一靜一動構成中國發展的兩個陰陽太極式發展將是此輪發展里面非常大的亮點,具有深遠意義,值得我們深度期盼。

4、深度一體化未來展望

展望未來,我們認為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將在基建、金融、創新、城市四個維度的區域一體化中深入發展,打破區域的行政藩籬,跨區域形成資源流動和再配置,形成中國最大的一個創新改革試驗區,不是簡單的以深圳圈起的區域式局部創新、實驗室式創新為靶向,而是開放式創新、包容式發展、試錯式突破和五位一體式探索,因其大廣深長遠特征,將第一次呈現邊實驗邊受益、邊改革邊輸出、邊發展邊帶動的改革的同時效益。

我們熱烈期盼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將會帶動中國經濟走入新一輪,在此大課題背景下,探索長三角地區國資國企改革,探索地方政府最核心的看得見抓手——國資國企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比如上海國盛集團與上海國際集團、浙江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江蘇國信,安徽皖投、山東國投,江西大成國資公司、江西省國資運營公司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就很有意思,上海機場集團、浙江海港集團、江蘇港口集團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浙江交投、江蘇交投、江西交投、福建交投、安徽交投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各級國資委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各地市在長三角一體化種扮演怎樣合適的角色?明確各個城市如何差異化定位,各個城市如何從長三角深度一體化中恰當地爭取發揮自身的比較優勢,獲取其中有利于自身發展的獨特因素,形成差異化、高效化發展。如何共享長三角一體化的紅利,又能夠保證把自己的特色、稟賦和優勢充分發揮出來,既不限于簡單的對既有優勢、稟賦、區位特征等一次資源的發揮,還能進一步基于原有建設進行二次建設、三次建設和開發,形成精心設計謀劃后的發展紅利,推動地方發展更上一層樓。

為此,12月21日-22日,華彩咨詢在上海舉辦這樣一場深入探討——“新時代背景下國資國企改革——政策解讀、兩類公司搭建;重組整合與混改推進”,我們期冀各級國資委、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共襄盛舉,探討在長三角深度一體化大背景下地方可有何種作為。


白萬綱
 

擴展閱讀

蘇浙優勢互補,實現長三角一體化,打造具有強勁競爭力的都市圈,已成為三地的共同愿望和共同利益所在,也已成為我國區域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長三角的一體化,排在首位的就是交通整合。沒有交通的一體化,就不

  作者:陳應春詳情


版權聲明:

本網刊登/轉載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或來源機構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網不對其真偽性負責。
本網部分文章來源于其他媒體,本網轉載此文只是為 網友免費提供更多的知識或資訊,傳播管理/培訓經驗,不是直接以贏利為目的,版權歸作者或來源機構所有。
如果您有任何版權方面問題或是本網相關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核實后將進行整理。


人才招聘 免責聲明 常見問題 廣告服務 聯系方式 隱私保護 積分規則 關于我們 登陸幫助 友情鏈接
COPYRIGT @ 2001-2018 HTTP://www.360renre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管理資源網 版權所有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